女护士遭外籍新冠肺炎患者殴打咬伤 广州警方通报


不过,在第二次被判刑时,周江再次被认定具有自首情节。

周江第一次被查,与其妻子薛琼与他人的纠纷有关,而周江“二进宫”被认定的“漏罪”,则与其妻子直接相关。

而随后周江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,并未被送往监狱,而是在湖南省看守所服刑,且因减刑获提前出狱。

虽然仅减刑7天,但多名法学专家认为,根据2017年1月1日,正式实施的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、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》规定,周江作为职务犯罪的罪犯,在看守所的真正服刑时间仅两个多月,并不符合减刑条件,其减刑于法无据。

澎湃新闻注意到,上述“滥用职权”的事实,早在2014年2月28日,周江主动到长沙市纪委接受调查时,便已如实交代。但在第一次判决时,这一犯罪事实并未在指控之列。

女商人举报与前上司落马

同时,刘洪峰还强调,国家公职人员因违法犯罪被开除公职、判处刑罚后,又发现有遗漏的职务犯罪未调查处理,监察机关仍有权进行调查处理。因为该对象曾经是公职人员,并且其涉嫌的职务犯罪行为也是在行使公权力过程中发生的,对象当前的身份状态不影响监察管辖。如果在刑法规定的追诉时效范围内,对于已因犯罪被开除公职的人员,监察机关应对其遗漏的职务犯罪进行调查处理。

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周江的第二次判决,虽判的都是新罪状,但涉及的都是其任职期间的“旧事”。一度掌握规划大权的周江,妻子与他人合伙开着设计公司和房地产公司,夫妻二人成为利益共同体:妻子帮丈夫收钱,丈夫滥权为妻子公司输送利益。

“我们对周江立案后,把反映强烈的星典时代项目问题作为调查重点,进行了全面调查,证据确实充分,周江涉嫌滥用职权罪。”

郴州市永兴县人民检察院检委会专职委员、公诉科科长彭国兰介绍,鉴于周江对滥用职权罪有自首情节、对受贿罪有坦白情节,且真诚悔罪、退缴了全部赃款,周江的第二次公诉案,符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条件。